曆史

厄齊爾風波擊碎“德國神話”移民國家形象飽受質疑

发布时间:2019-10-26 00:32:10 編輯:筆名

来源:人民网 日期:2018-07-27 1 :57:47 导读:“如果我们赢了,我就是德国人,如果我们输了,我就是 “如果我们赢了,我就是德国人,如果我们输了,我就是移民!”连日来,德国国脚、“移民典范”厄齐尔的退队决定和声明在德国引发一场有关种族歧视和移民融合的大讨论。德国一直被认为是战后曆史反思和种族融合的榜样,但如今,国际舆论谈论的却是:“厄齐尔退出国家队事件正在分裂德国!”正如意大利《晚邮报》的评论,该事件在德国引起的效应是爆炸性的,是一次痛苦决裂,表明德国缤纷多元的神话不再。移民问题成了“長期慢炖著的社會問題”,移民整合也成为全球性难点。在一片争论和反思中,有德国人希望德国能抓住这次“自我批评的机会”,重塑良好国际形象。

“他一定是憋壞了才反擊”

德国居住着近 00万土耳其裔。厄齐尔发表退队声明后,许多土耳其裔小规模集会声援厄齐尔。家住柏林土耳其人聚居区的67岁老人哈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厄齐尔是土耳其人的骄傲。他代表德国国家队时曾让家乡人感到失落,现在,他又遭到德国人的不公。我支持厄齐尔退出德国队。这是一种自尊。” 2岁的阿克约尔是第三代移民,在柏林开着一家土耳其烤肉店,他对记者表示,《图片报》等德国媒体像疯了一样指责厄齐尔导致德国队在世界杯上输球,骂其“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影愚蠢”,但作为一名球迷,他认为各种数据显示,厄齐尔在世界杯上表现较好。

柏林—勃蘭登堡土耳其人協會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負責人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厄齊爾是一個有思想的人,他一定是憋了很長時間才進行反擊,他的話也代表著很多在德土耳其人的心聲——德國應反思移民融入的問題。

被稱爲“首席球迷”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已對厄齊爾退出國家隊的決定表示尊重,並感謝他對德國國家隊做出的貢獻。德國綠黨籍聯邦議院副議長克勞迪娅·羅斯也爲厄齊爾辯護說:“這就是種族主義!這是我們必須要面對和解決的問題。德國右翼民粹主義政黨選擇黨指責厄齊爾沒有國家認同感,但這種聲音不該代表德國。”羅斯還舉例說:“非洲裔的德國國腳博阿滕也曾遭受選擇黨負責人高蘭德的歧視,稱不想與博阿滕做鄰居。”德國《世界報》認爲,對厄齊爾的指控和攻擊,背後似乎有一只黑手,指向是土耳其。

“即使厄齊爾風波沒有發生,德國也會出現此類事件。這只是一個開始。”在柏林社會與移民問題學者斯凡尼亞·沃爾勒看來,這是難民危機的後遺症。她對《環球時報》記者分析說,二戰後,德國也曾出現過種族歧視和移民整合問題。但那時,由于移民較少,問題不多,或者說德國政府和媒體總能成功“掩蓋”住問題。溫和派占主流,讓德國社會處于“和諧”之中。但自從上百萬難民湧入德國並引發危機後,右翼民粹主義對移民肆無忌憚地展開抨擊。而移民隊伍壯大後,也不甘受到歧視,不再忍讓,這造成德國社會“正極和負極”強烈排斥。

“自我批評,別再作秀”

談德國的移民融入問題,不得不提49歲的艾曼·馬齊克。他出生于德國西部小城亞琛,父母分別爲敘利亞人和德國人。自2010年以來,他一直擔任德國的移民協會——德國穆斯林中央委員會主席,致力于穆斯林移民融入德國社會。厄齊爾退出國家隊風波讓馬齊克心情格外沈重,他在接受《波恩總彙報》等媒體采訪時表示:“事件升級對德國國際形象的打擊是毀滅性的。德國移民的整合過程又開了倒車。種族主義是人類的禍害,不幸到處都是。種族融合也是社會良性運轉的一塊試金石,而現在的德國社會正處在‘一堆碎片’前。”他希望德國能抓住這次“自我批評的機會”,只有這樣,德國在移民融入問題上才不會給人“作秀”之嫌。

《柏林日報》評論說:“如果德國不努力整合,那麽從默克爾到厄齊爾都是輸家,獲勝者將是埃爾多安。”斯凡尼亞·沃爾勒認爲,厄齊爾事件盡管刺痛德國,但也讓德國有了討論移民話題的氛圍,讓德國社會得到新的解放。她強調說,作爲移民國家,德國要讓移民真正融入,必須平等看待他們,尤其要體現在就業和政治等領域。在英國,倫敦市長是穆斯林,在法國,內閣中也有很多外來族裔。相比之下,盡管約1/5的德國人有移民背景,但目前德國內閣只有一名部長與“移民背景”沾邊——現任司法與消費者保護部部長的父親是英國人。

在德國,《環球時報》記者曾聽一些印度裔、俄羅斯裔和非洲裔抱怨,德國雖然是一個美麗的國家、就業機會多,但總感覺還不是特別吸引人,甚至德國人的“很禮貌”有時給人的感受也是“遠遠的排斥”。有入德國籍二三十年的移民表示,他們幾乎沒有德國朋友。柏林華人學者鄭禾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應反思的是德國媒體和政客,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和雙重標准就是一種種族主義的體現,“記得去年底,中國國青隊到德國踢球,也曾遭受不公”。

由于土耳其裔和其他穆斯林很難融入德國,一些穆斯林聚居區正在逐漸形成。如杜伊斯堡的馬科斯羅赫區有兩萬多住戶,一半人沒有德國護照。《環球時報》記者前不久走訪那裏時看到有的房屋已經破損,一條垃圾遍地的街上開的多是婚紗店和首飾店。因爲沒有什麽太多的就業機會,有一些人要靠政府救濟金生活。

“長期慢炖著的社會問題”

厄齐尔事件也引发欧美媒体的关注。奥地利《信使报》在谈论厄齐尔事件时说:“突然间,丑陋的民族主义在德国浮出水面,而它几乎总是会演变为种族主义。”奥地利《标准报》也说,一张照片就把德国民族融合的空中楼阁击了个粉碎,德国的核心问题是受挫的民族自豪感、围绕移民融入充满积怨的讨论和 裸的种族主义。瑞士《新苏黎世报》说,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中也有移民,但德国公众舆论借题发挥以及谴责本国运动员的方式却是的。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认为,近年来,由多个族裔组成的德国男足本来是“新德国对国家认同的一种象征”,但厄齐尔风波又成为新的象征,即多种族融合是否还能在德国行得通。“厄齐尔曾是德国国家队的英雄,但如今他是种族主义者的替罪羊。”美国《赫芬邮报》的文章对厄齐尔持同情态度,认为是欧洲的反移民潮终结了厄齐尔代表德国队参加国际比赛的生涯。文章说,厄齐尔绝非德国队在世界杯上表现差的球员,但没有任何球员像他那样遭受尖酸刻薄的指责,终,这个曾被认为是“融入德国”典范的土耳其裔球员忍无可忍,宣布退出国家队!《纽约时报》说,德国人已陷入一场有关融合、种族主义和體育的手机在线电影在线电影大争论,29岁的厄齐尔一直是德国现代足球和社会多元化的象征,他突然离开国家队将有关德国 “長期慢炖著的社會問題”摆在了世人面前。

“如果我們贏了,我就是德國人,如果我們輸了,我就是移民。”厄齊爾的這番話,讓人想起愛因斯坦1922年在巴黎發表過的一段演講:“如果我的相對論被證明取得成功,德國將聲稱我是德國人,而法國將宣稱我是一名世界公民。如果我的理論被證明不成立,那麽法國將說我是德國人,而德國將宣稱我是一名猶太人。”在獲得俄羅斯世界杯的法國隊中,也擁有衆多外裔球員。從法國網民的留言中可以看到,法國球迷認爲,厄齊爾稱他“有兩顆心”,愛德國也愛土耳其都沒有錯,但愛土耳其可以有很多表現形式,如愛美食、文化、傳統,而對一個運動員而言,忌諱的是與政治人物走得太近。

法国《星期天日报》通过几方面的比较分析后认为,不能就此事件得出“德国人变成种族歧视主义者”的结论:引发争议的厄齐尔没有把體育与政治分开;尽管极右政党已跻身德国国会,但大多数德国人还是对移民持欢迎态度;多年来,默克尔政府执行欧洲国家中可谓为宽容的移民政策,德国队2014年夺冠时“混血”球队的优势也得到多方赞扬。该报还提及1998年法国队捧起大力神杯时,“BBB民族(法文‘白人’‘黑人’‘阿拉伯人’的个字母组合)”的说法一度十分流行,法国人为国家成为一个巨大的熔炉而欣喜。法国政坛、體育界也把外裔球员视为国家财富,主教练德尚直言年轻的非洲裔队员将会成为国家队的未来中坚力量。《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法国人表示,比起土耳其和德国紧张的关系,法国外裔球员原籍国多为法国旧殖民地,在曆史、文化及语言上受到过法国的重大影响。

“德國球星成爲自由價值觀的犧牲品!”俄德論壇科學部主任亞曆山大·拉爾表示,融入德國社會的人有充分的權利來保留自己的精神生活和自己的文化,但在今天的德國變得很難。他還以自己在德國的生活感受說:“目前德國已成爲一個移民國家,但他們需要的是德國民族精神高于一切。”

銀川治療性病醫院哪家好
珠海治療男科醫院
廈門治療牛皮癬醫院
武漢治療陰道炎方法
營口性病
手机在线电影在线电影